没中的话只是再平常不过的事了

不知道为什么看不到了……
[PR]
# by blackmemoryworld | 2008-05-16 22:41

如何平伏心跳 平伏我的心跳

我打从心底里赞同村上的观点——我们意识中的世界,不过是无数的误解组成的。
人们总是想要触到真实。
的确,所有事都有一个真相,但如果同我们所希望的那种好事总是完全相悖的话,必定会被打上虚假的标签。
不断朝着自以为的最优选项前进,人就是这样的生物。
[在目标面前,只能做两件事情。努力或者放弃。]
这是张同学的签名
按照字面上的意思,对于目标,努力争取或是干脆放弃似乎是同一等级。
我对这一点,基本上表示赞同。
当然,还是觉得如果可以一直努力下去的话,不放弃总要好一点。
然而像芙蓉篇中大叔所说:
更重要的是世上很多事就是没办法
一个劲的战斗不算本事
喝点酒忘掉它才是上策
这的确符合更多人对生活的要求。换句话说,其实他们就没想明白,连放弃目标都不做,因为他们根本就没目标。
张说这样的人是濒死状态。但其实还不算最糟糕,没有目标总好过有个烂目标。

曾经有过的简单心情,早已经丢失了。
一直以来喜欢过很多人,留在身边,然后离开。
其实一直都没真正相信过什么人。
[人,就是独自生活着的,活的时候是自己,死的时候也是自己。
旅伴,只存在时间长短的差别。]
这样在心底告诫自己,在想要依赖的时候。
训练自己独自解决所有问题,不为任何人带来麻烦。
虽然彼此都是要给自己找个借口才能留下的人。
连不想失去对方都不敢承认,只能说些是为了不让对方难过这种话来安慰自己迷失的心。

可是这一次,还是想尝试做到那件一直以来都日思夜想的小事。
无论如何,我都想留在他的身边。
因为他曾找到我,在我转过头的时候,站在那里愁眉看着我。
什么都没说。

想一起走下去。作为旅伴的关系。

这一次,像愁一一样的去喜欢。
拜托了。

总在电视上看到<我的爱>的MV,男主角很帅吧,走在欧式街道上,耀眼的阳光,这样的画面真的很萌。
转身了才明白
该把爱找回来
而不是各自缅怀

----------------------------喜欢的歌词


作曲:张亚东
作词:林夕

有一种蠢蠢欲动的味道
让我忍不住把你燃烧
把周围的人都赶跑 对我也不好
我知道 我知道 我戒不掉
戒不掉花非花的情调 心瘾叫我无处可逃
戒不掉雾非雾的线条 梦想颠倒
梦幻还是闻到 泡影还是看到
满足指缝一时的无聊
变成脉膊跳动的倚靠
吻着你就忘了烦恼 你变成烦恼
想不到 想不到 我戒不掉
戒不掉吻你没有必要 可又有什么更重要
戒不掉枉我自栩骄傲 不拿着你就会烦躁
戒不掉灭了味觉就好 可我的心没那么高
放下你假装拈花微笑
问题在于
如何平伏心跳平伏我的心跳

其实真的很不明白为什么几张照片就能搞的半个中国都沸腾了。
套用鲁老师的话,大家是九分的愉悦啊。
是不是都恨不得第一个看到照片的人是自己啊,必定能想到更热烈的招数。
人家干…干什么有你们什么事儿啊,拍出来给丫看丫还那么多话。
不干你们出得来么!
完毕
[PR]
# by blackmemoryworld | 2008-02-24 17:01

曾经存在 如今已殁

啊啊 拖着泥泞的心
不过至少身体强悍 所以今天也微笑面对吧

——我最爱的句子

首先说明,我对《结界师》可以说是一点都不萌的,不管是画风还是设定。一直到妖混小孩出现才有一定逆转。
但是!志志尾死了,在一部少年漫画中,三主角之一[MS]竟在第三十五话死掉了……Orz
何况还是很好的男男苗子,不论和哥哥还是弟弟,都能配的啊![配的啊配的啊配的啊!]

“他最后说他自己很满足,那一瞬间他身体里面的生气都释放了出来
那是乌森帮了他一把吧,那是因为他想死乌森才让他如愿以偿了
我没有让他感觉到我想让他活下去,我们还是朋友呢却……”

而对良守这样热血又细腻的小孩儿来说,亲眼看到重要的同伴受伤而后死去却又无能为力的感觉,会是一般人所无法体会的痛苦吧。
更何况对方竟是心甘情愿沉睡,如同挣脱了想要抓住他的手而微笑着去往黑暗中一般。
[明明是伙伴,明明是不想失去他的。]
那时候会这样反复的对自己说着无力的话吧。
说到底,都是已经滑落的沉重了。
可是无论何时都不要认为,自己的结局就在这里了。
永远都不要忘记流动在体内炙热的岩浆。
永远都不要放弃追寻。

买来的动漫杂志里送了Code Geass的24-25话,是第一季的最后两集,最后的最后,伴随着旁白C.C流下眼泪:
即便如此
现在也应该感恩吧
对 至少
对于人是追求幸福的存在这一事实

对于生命这样的事物,无论何时都要抱有对未来的期待。

如果不一下子做完的话,下次就不知道进行到哪里,也不知道该从何开始了。
原来真的是这个样子的。
所以,手头一旦有什么工作了的话,还是一气呵成地把它做完吧!
于是说,我会一口气地把银魂看完的!
[PR]
# by blackmemoryworld | 2008-02-03 11:30

就像一碗热汤的关怀 不可能随身携带

已经是一月末,时光飞逝。
忘记了初时的告诫,再次试图寻找归属感。
只是还是从未曾了解彼此,即使不存在那一幕雨帘的距离。
果然是很容易融入的那种人吧,从前就经常被大人说是开始虽说不愿去什么的,一旦到了就不愿走。
所谓性格的缺陷就是这个了。随遇而安却不习惯改变。
随便什么地方都可以,总会想把它变成可以栖息的舒适的枝头。但枝头就是枝头,不是家。
那些笑容和快乐,不可能一直拥有。这样的“家”,终究要散。
银魂看多了会有后遗症——“一直努力下去的话,就会是万事屋了”
但就像瑞恩所说:知道美梦不能成真,才会变聪明
如果和晨说起,她又会觉得这是很可悲的话吧。

最近总是在后退,试图做出等待的姿态。
明知道对自己来说一个背影是远远不够的。就像为了缓解旧疾而吃下不能根治的“特效”药,得到的也只是副作用吧。
原先一直觉得是因为自己太好强,才会有这么多困扰。
而今才知道好强并没有错,错在逞强。
这段时间以来,总会因为莫名的小事感伤。反反复复许多次,真的有点讨厌自己了。

我一直觉得,两个人在一起,是一种陪伴的关系。
可以一起走下去的旅伴,信任并且独一无二的。
而对陈特有的,正是这种感情。始终觉得我们之间所存在的[同志]的关系。
但终究是我一厢情愿的妄想,到头来只是一件得不到的东西罢了。
得不到的话,触碰都成了煎熬。
[PR]
# by blackmemoryworld | 2008-01-20 18:32

最后的结局是什么?

终于到了新的一年,30日的大聚会,却好像没怎么和大家聊天的样子。
太匆忙了。所幸拍了很多照片。

头发整理后感觉很清爽,买了印着粉色星星的细领带准备用来扎头发。
从现在开始准备这个月去一次北京,去见帆。
到时一定要去国贸把那套透明的扑克买下来。

圣诞节后和陈去书店挑礼物,卡尔维诺的书,蓝色封面,新的译名。
要他在扉页写上句子,想了许久,用了书中最后一章的标题。
5年前,在中青书店我挑了一本安妮的书,陈洁来送给我。
相似的时间,同样都是陈姓,同样的处女座。
所幸从安妮到卡尔维诺,也算有进步。

似乎大家都觉得我们已经很好了,而我仍觉得不及某人。
其实我并不企图替代什么人的位置,这样好像没什么说服力。
只是一直都觉得是他还沉浸在失去的痛苦中无法自拔,甚至可以说是甘之如饴。

色易守 情难防
<色戒>
晨说得对,事情进行到那里,她已经开始迷茫了,对于自己。
可是,面对感情,什么人什么时候是不迷茫的呢?
总会疑问下一步到底会走去什么地方。
无论好坏,总期望看到一个结果。
而卡尔维诺写:生命在继续,死亡无可避免。
并不是所有小说都要有个开头有个结尾。一切往往始料不及。

<加勒比海盗>
到这里终于算是曲终人散了吧。
我们大家也一起去冒险啊,就好像青春永远都在一样。
笑过就好。最终如同柳絮一般四散飘零。

<料理鼠王>
怎么怎么就那么热血呢!内心总会有火焰在燃烧的。

所以是三部流泪的电影。

近照。
f0004108_412398.jpg

[PR]
# by blackmemoryworld | 2008-01-01 04:12

天空诚然很美

真得很久没有写了。用忙来解释的话,倒还说得过去,毕竟是高三的学生。
日子过得越忙碌,思想越无法记录。大概就是如此。

以至于差点忘记了一年来听到的最震撼的消息——富坚义博勤劳了!
TAT真没想到在我有生之年还能等到<猎人>再开~

最近在听陈冠蒨的<欲言又止>,稳定心绪是良药。

一直以来作为自己的方式,漫不经心的尝试获得信任,然后变得比谁都认真。
至少作出一幅认真的样子,假装的样子。
难免像村上说的啰里啰唆。自以为是的制造假象。
嗯,顺便说,《寻羊冒险记》好看,早期作品超可爱!

刚刚看了《不能说的秘密》,怎么就让我产生悲伤的共鸣,随后哭得很伤心。
不必每次都探讨内心最深处的恐惧,只说信任与不信任,喜欢不喜欢就好了。
若可以第一眼看到你,你心里就只有我了。
所谓“恋爱”只是一种让人心绪不宁失去理性的状态罢了,我才不要。
可处在那种状态下却又能使人前所未有的年轻。
这还真是让人左右为难呢。

嗯,不了解我的人就干脆不要了解我好了。
反正我是这么简单而别扭,也不是你们谁都能明白的吧。
所以说那些想撕烂我的嘴的家伙嘛,尽管来好了。
你也只不过是因为自己不招人喜欢而嫉妒我而已。[= =这么说还真找抽。。]
更何况不过是一群只围着周杰伦转的家伙罢了。[我可不是说他不好!]

好想能和美朱一样,跳进井里就能有一大堆的时间,统统把它们用来看书听歌看片子。
Sigh...恐怕只有摔断腿的可能。

近照。
f0004108_1322530.jpg

[PR]
# by blackmemoryworld | 2007-12-02 00:35

似是故人来

如果那里有海
无论何时都可以寻死
只要这么想 不知为何就感到很放心
能让自己试着再多活一天
还有一天
在努力一天
我想维系这条生命
呐 阿八
我为了寻找自杀场所
都已经来到了这个地方
为什么我到现在
还是会这么做呢
呐 阿八
我感受到海风的吹拂
涛声正甜蜜的引诱着我
但我却怎样也无法舍弃
这条曾被你所挽救的生命

——NANA 66话
[PR]
# by blackmemoryworld | 2007-10-02 05:15

太平盛世 个人最大的兵荒马乱不外是幻灭

f0004108_4511519.gif

「她时常会想到那句话,伴随着那女人嘶哑的嗓音,蓝到病态的苍穹.
人类拥有如同可以生出翅膀般的蝴蝶骨,然而即便能够飞翔,一样是那里也到达不了.
越过城市灰白的天空,等待我们的会是什么呢 时间的无涯荒野么?
阳光炙热的下午,开着空调的教室丝毫没有冷却下来,反而更加闷热.
透过树叶,阳光映照出早已约定所埋藏的淡淡伏笔,即将故去的阴影.
当你说,那里面的两个人就写在这上面的时候,我很努力的微笑,但很快就会想哭.
那么,你写的是什么? 我的2007,就在这半昧半醒之间流逝,消耗殆尽.
然而汗水像虫豸般蠕动,比泪水更对多样爬过我的脸,以各种姿态.

如果过分沉溺其中
就像那脑海里经常出现的一个情景:两张纸被庞大的钢铁机械用力压合在一起,并一直持续很久,最终会不会再也分不开呢.

我是赵矜晴,你是谁?

我还是会忍不住去看 」

在图书馆借到普拉斯的<瓶中美人>,当然大陆并非如此的四个字.虽然也不赖,但总觉得会让人误以为是一本大部头的“世界名著”
去产房观看产子那一段着实反胃,如果剔除内容,勾勒出的轮廓苍白而困顿.

之前听到大蛇丸的死讯,脑子里蹦出的第一个想法——纲手和自来也怎样呢?
会是什么都没有么...
毕竟是伙伴啊.曾经一度至少.

那场天下不散的筵席总会结束了.如果他们一直都在,在时间永恒的轮回里,持续的发生,不管何时回去都可以找到.
人的一生,可以留住几个火红色的天空? 绵延不绝的悲哀侵入肉身,手指的寂寞用烟雾怎么填满?

何况是心
[PR]
# by blackmemoryworld | 2007-08-29 04:46

让这口烟跳升我身躯下沉

这里怎么会变得热闹起来了?
让大家这么担心真不好意思
其实一年以来这学校生活已经把我折磨(啊……应该说是帮助才对)到没有时间伤春悲秋了
其实那个桑同学,你一直都没有把你的地址给我诶,这样很没有诚意的说


买了一堆村上春树的书,喜欢且听风吟,他造出的哈特费尔德,一个喜欢写火星上时间流逝与沉寂,最后从摩天大楼撑伞跳下的的作家

然后喜欢得不得了的是王菲的《玩具》这张
f0004108_1542553.jpg

《暗涌》的林夕

就算天空再深看不出裂痕
眉头仍聚满密云
就算一屋暗灯照不穿我身
仍可反映你心
让这口烟跳升我身躯下沉
曾多么想多么想贴近
你的心和眼口和耳亦没缘份
我都捉不紧
害怕悲剧重演我的命中命中
越美丽的东西我越不可碰
历史在重演这么烦烧城中
没理由相恋可以没有暗涌
其实我再去爱惜你又有何用
难道这次我抱紧你未必落空
仍静候着你说我别错用神
什么我都有预感
然后睁不开两眼看命运光临
然后天空又再涌起密云


去北京那次小猴在ikea买了小蜡烛,摆出的心和蝴蝶
f0004108_1405995.jpg

f0004108_1445354.jpg
f0004108_147578.jpg

f0004108_1474395.jpg

然后是我自己,王杀说它叫低头思故乡
f0004108_1484149.jpg

其实是有点正太的脸
[PR]
# by blackmemoryworld | 2007-08-02 01:23

于天上看见深渊

最近换了几个老师,简单说一下。
数学——人称张爷爷(张大爷、张老爷子亦可)
上课的时候总会有:要死了吧要死了吧要死了吧……的预感。
嗯……原因呐,一两句怎么说得完。
地理老师是一个很有意思的老太太,会突然提到对于宗教的看法,是个正正的有见地的老人。
历史的话,是个语气没有丝毫起伏的中年女性,你听啊听啊就可以了。

----------------------------------------
吃饭的时候接到太姥姥的电话,一向都不是找我的,一般说两句就会挂掉。
这次却过了半个小时又打过来,似乎是特意找我说话。
“爷爷奶奶身体好么? ”
“还可以。”
“他们……已经很老了吧?”她自己也为这个问法笑了。
然而对我来说,其实并不如想象得那么轻松。
“你爸呢,最近在忙什么?”
“就是……老样子吧……”我轻轻笑了笑。
是哪样呢?你若问我,我肯定答不出。
好像吉本芭娜娜写的——那个人肯定已经不是人了
这样的句子看上去有点好笑,可我明明却想哭。
尽管在那些日子里,我们并没有给予对方多少安慰。
无论如何,只要那个人在那里就会好的。然而一切都太晚了。
也许全世界,只有她的精神和思维中,那个人还是有生命的。
他还在喘息着。尽管艰难的呼吸。
这样想的话,是那么奇妙的一种背景。

是的,总会很老了。

f0004108_212138.jpg

于一切眼中看见无所有;于无所希望中得救。
[PR]
# by blackmemoryworld | 2007-07-19 21:09